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元器件

千亿抢食战二手机械的进口与阻击

2021-11-17 来源:乌兰察布机械信息网

千亿“抢食”战:二手机械的进口与阻击

千亿“抢食”战:二手机械的进口与阻击2013-06-20   与张云安的表态针锋相对的则是国产机械行业日益高涨的反对呼声,甚至在今年3月,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也在微博上呼吁立法禁止进口二手机械。

另据相关媒体报道过去两个多月来的调查,这是一个牵扯到国产机械商与二手机械进口商宿怨、交易金额已超千亿、体量巨大的隐秘市场。

而透过这场各方势力角逐多年的千亿抢食战争,也依稀可以窥得见4万亿计划过后,国产机械行业所面临的不堪与焦虑。

只要进口的

广东是一个使用进口二手机械非常普遍的地方,走进凤凰市场,满目可以看得见犹如电影《变形金刚》中的一些场景——四处摆满着包括加藤、日立、小松、卡特等二手机械。

在张云安心目中,进口二手机,特别是原装的,使用起来故障率低,而其较好口碑则在各工地的租用中备受欢迎。他对表示,他身边的同行购买二手机使用几年之后,其保值率依然可观,能以较高的价格将之再次转手。

而这样的例子在凤凰市场比比皆是。

三年前,邱生花了28万元购买了一台原装卡特200B挖掘机,现在他要把它转卖出去,报价是22.3万元。三天前我已经卖出去了。他说,这比在银行存钱还合算。在过去三年,这台机子几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麻烦。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带给国产机械商不安的地方。

2013年4月18日,利氏兄弟拍卖行在北京举办了其在中国的首场无底价公开拍卖会。利氏兄弟拍卖行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拍卖公司,它委托的货物来自全球。

在当天的拍卖会上,仅上海金吉昌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一家就成功拍出了10台进口的二手小松。在质量和性价比上,国内客户更认可进口二手机。该公司总经理谢倩波说,利氏将为中国的二手工程机械市场打开一扇窗口。

谢倩波举例说,一台中外合资的新款小松,在江苏的报价是108万元,而在当地目前的工时费是200元/小时,假如机主一天工作20个小时,能拿到手的是4000元,一个月就是12万元,一年总共是144万元,而买一台进口原装二手小松只需要70万元左右。这对于用户而言,意味着少投入、大回报。

深圳市工程机械经营商会会长董志明则表示,最早进入内地的进口原装二手机,来源于当地华侨的赠送,而进口二手机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

董志明介绍说,1989年左右,进口二手机械开始陆陆续续地从日本经由香港进入内地。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山东的小松花、合肥的日立等国产机械商采取中外合资的方式,使得中国工程机械技术与国外的差距不断缩小。

另据深圳市工程机械经营商会与香港电器机械经营商会2011年的统计,目前深圳和香港分别有25000和30000人正在从事这个行业。

谢倩波说,在排放标准上,进口原装二手机比国产机高得多,它们在原产国也已经通过严格的排放认证,并在每一台机子的发动机上都贴有标志。国产品牌在国内达标,但在欧美和日本未必就能达标。国产品牌没法打入这些国家的市场。

在业界则流传着这样的一则消息,今年3月份,某个国产机代理店在江苏昆山和进口原装二手机进行了一场油耗大比拼,但在比拼没有结束之前,该店老总赶紧上前说道:赶快停住!

国产机的油耗在每小时19到25升之间。谢倩波说,与国产品牌不同,日本等国家已经在发动机上进行了技术的革新,从柴油直喷改成现在的高压共鸣电喷,从而减少油耗。这些机子,现在已经达到了欧洲的第五号标准,而国内还处于第三号标准。

张云安这次来深圳买进口原装二手机的钱,是从家里的存款以及跟亲戚朋友借的,事实上,他只要几万元的首付就可以购买一台100万的国产新机,但他仍坚持买进口二手机。

呼吁限制背后

过去十年,大量的国外二手机不断取道中国香港涌入内地。以挖掘机产品为例,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它在国内市场的总销量高达17万台,其中自主品牌挖掘机新机销量仅占39.11%,进口二手挖掘机的占比则达到14.25%。

国产品牌工程机械的销售量正在下降。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1月,工程机械行业八大主要产品产销同比增长23.15%。但其中,平地机销量较去年同比下降14.1%,挖掘机较去年同比下降3.96%。

在谈到最近以来行业的整体表现时,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会长祁俊在一次相关的会议上说,行业普遍面临效益下降的现象。

根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对行业重点13家企业集团的统计,2012年这13家企业的销售收入3698.6亿元,比2011年下降了3.68%;利润下降了223.43亿元,降幅达34.1%;收入利润率由2011年的8.83%降至2012年的6.04%。

呼吁对进口二手机进行限制的厂商认为,公司业绩如此糟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进口二手机的冲击。国产品牌的确受到了一些冲击。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金星说。

而去年两会期间,山河智能董事长何清华提交了关于强烈要求严格限制进口二手挖掘机的提案,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以政协委员的身份来说这个事儿了。

而今年3月份,向文波则在微博中质疑:在新机旧机均可保供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进口二手机?全球挖掘机品牌都在中国有工厂,挖掘机保有量已经超过了150万台。

我们肯定要反对,市场是自由的,为什么要限制我们?香港电器机械经营商会会长陈亮说,我们从日本进口的二手机,质量没问题。质量不保障是赚不了钱的,根本没有客户要。

祁俊表示,中国并没有对二手机进行限制,而是要对其制定相应的标准,特别是安全标准和排放标准,达到这个标准就可以流通。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不存在有限制。

友情链接